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淫女报..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7-11 00:00:26   


    淫女报(一)

  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好多恩怨情仇,始终都要靠武力、人命来解决,所以当仇家上门时,才知对方身份,就已经命在旦夕了……

    「永胜镖局的镖师来啦!」

    怡香苑的母陪上笑脸︰「小姐们,出来见客!」

    十多个姿色艳丽的女郎,扑向入门的四个大汉,他们均是三十来岁,是长安最大镖局的武师!

    做保镖是刀头舐血的营生,所以一有钱,他们都会找女的来作乐。

    其中许平和任中行更是常客,而梁猛和永胜镖局总镖头常胜则是久不久才来一次。

    常胜有一女,已经十八岁,生得健美万分,常胜妻子早死,要发泄,通常是来怡香苑。

    「大爷,我们近日来了几个嫩口的,就介绍给你玩!」母向许平和任中行推销。

    许平看中比较高大的杏花,而任中行就看中娇小的雯雯︰「春宵一刻千金,我们入房吧!」

    梁猛胡乱挑了一个肥妞香香,只有常胜和母六姨在猜拳喝酒!

    任中行已经急不及待了,他入房后就抱起雯雯︰「等一会压死你!」

    「唔……你坏……」雯雯眯起双眼,她的眼本来细而长,闭起来后,更像两条钱似的,她红唇半张,呼吸急促︰「唔……」

    (今天所谓电眼美人,就是指眯起眼时,眼长长,平日亦是眼蒙蒙,好像睡不醒似的,这样眼细而长的女性,最能摄男人的心!)

    「雯雯……」任中行的手,隔着衣服就摸落她的乳峰上。

    「唔……」她腰肢挺起,好让他摸得更多!

    雯雯的乳蜂很高,任中行的手虽然大,但仍不能满握她的奶房。

    「不要……」雯雯张开小嘴,咬在他的面颊上︰「你好坏……」

    任中行顶势一扯,扯开她的衣带。

    「唔……」雯雯又是一阵娇呼。她的裙子敝开,露出雪白的大腿,及红色的胸兜来。

    「好香……」任中行拨开她的裙子,就将口鼻埋在她的腋窝上!

    雯雯腋窝上的毛毛不多,不过,就有一阵阵的体味。

    「唔……」任中行的鼻子,在她柔软的腋窝毛上揩来揩去,又深深的吸了几下。

    她那里是有少许汗渍的,有点湿濡,气味就从汗渍上挥发出来!

    「好香……」任中行伸出舌尖来,在她腋窝上舐了几下。

    「嘻……嘻……,」雯雯似乎抵受不住这种痕痒,她身子不断摆动︰「不要……」

    「啧……啧……」他越舐越大力,莲腋毛都有几条卷进口里,他流出来的口水,流满她的腋窝。

    她腋下的气味,被的口水所冲淡了。

    「嘻……嘻……」雯雯眯起眼︰「上面没有味了,你要闻人家……下……下面呢……嘻……」

    任中行像疯了一样,他依从着她的指示,粗暴地扯下她的亵裤!

    「哎……轻点嘛……这么粗鲁……不……」雯雯像是挣扎,又像是迎合似的。

    她的底裤给扯了下来,露出肿肿的牝户!

    雯雯的阴户是贲起的,上面的阴毛十分浓密,她的体毛又浓又黑,几乎连两片阴唇都给遮住了。

    她阴户凸得高高,两片阴唇是浅啡色的,在肉缝中是有水渍的。

    因为他吻她的腋窝时,挑起了她的情欲。

    任中行的口鼻埋落她的牝户,他深深的吸了几口。

    「哎……哎……」雯雯已经肉紧万分了,她两腿一夹,就夹着他的头,她仰起腰肢,好让他的口鼻埋得更深。

    「好香……」任中行含糊的又叫了一声。

    雯雯的淫水流了出来,令她阴道内所发出的气味更浓烈︰「哎……哎……真要命啊……」

    他的大鼻子刚好顶着她的阴核,而舌尖呢!就伸进她的阴唇皮内撩来撩去!

    「哎……哎……」雯雯的喘息声越来越粗浊了,她腰肢挺得高︰「入……入……深一点!」

    他的舌头左右上下的急拨了十几下,弄得她下边流出来的汁都变成白泡。

    她流的汁多了,牝户的气味越来越浓烈。

    「啊……」任中行行的口角及舌尖亦满是泡。

    「香……香……」他十分欣赏她亢奋时的气味,整块脸都贴着她方寸之地,她那些阴毛在他的额头上扫来扫去︰「唔……哎……哎… …啊……」

    她两条大腿紧夹着他的头。

    雄赳赳的武夫,伏在小女人胯下不断的吮,样子有点滑稽!

    她是青楼妓女,给男人舐盘子是很少有的。起初,她是扮享受,但当他的舌尖不断伸入她肉洞内撩拨时,她发出的大声呻吟就是来真的了!

    没有人舐盘子舐得像任中行那么彻底。

    他除了轻咬着她的阴核吸吮外,又咬她的阴唇皮,他用的力很轻,所以她不断泌出液汁。

    「哎……哎……够了,上来吧!」雯雯想扯起他︰「我要……」

    她觉得不断流水的小口,十分空虚,需要用灼热的肉棒来捣塞︰「我要你来呀……」

    任中行仰起头来,露出满口角都是白泡的黄牙︰「好姐儿,我……我下边就不行!」

    「我不信!」雯雯发娇嗔︰「人家给你搞得半死不活,你……你还折磨人!」

    任中行爬高身子,用下体压着她的小腹︰「你看,我……我还未勃起呢?」

    雯雯用手一摸,他裤裆内累累之物,果然是半软半硬的!

    「脱下裤子给我看看。」她还未话完,就已经伸手解他的裤带!

    任中行用手背抹了抹口唇的白泡︰「我自己来!」

    他半跪在她身旁,解开裤子,他那根肉棍子露了出来,虽是有五寸长,但却是垂下的!

    「你……你这家伙永远不能变长?」雯雯打量了他的阳具一眼,跟着就用手指按了按他的龟头!

    「硬与不硬,长度不变,童叟无欺嘛!」任中行苦笑。

    「真是死拈一条!」雯雯又用手指撩了撩他的龟头︰「你要帮我救火!」

    任中行又伏了下去︰「我就有这张三寸不无之舌!」

    他扒开雯雯的大腿,又伸长舌头去舐……

    「哎……哎……好……好美妙……入……入深点……」雯雯呻吟起来,她索性用手一扯,扯去自己的胸兜,两个浑圆坚实的乳房露了出来,她已经动情胀起,变得结实,两粒奶头凸硬像红枣一般。

    「你……你快点……快……入……入……呵……啊……」她不断的哼叫,声音传出屋外,听到令人蚀骨钩魂!

    好在这是妓院,叫床声响亦无人驻足去听,反正真真假假,妓女龟奴早已见怪不怪了。

    在另一间房内,许平和杏花坐着对饮了几杯!

    杏花的妆化的有点浓,不过,她胜在白!

    许平望着她,那话儿不觉有点硬︰「杏花,你最近才来?」

    「是……」她娇羞的点了点头︰「我……我是卖身替父还债……」

    「真是乖女!」许平走过去,一把搂住她!

    他和任中行刚好相反,他是性急,那话儿很容易起头。

    他一手就探向杏花的胸脯︰「来,我要来个十八摸。「一摸摸到你心口,让你有气也不会透」……」

    杏花似乎很抗拒,她身子有点发抖,慌忙一甩就推开他的手︰「官人……多喝一会才说!」

    许平的手隔着衣服摸在她的奶子上,而手指的触觉告诉他︰杏花是平胸的,她的乳房不会很大!

    明朝之世,社会风气喜欢床上媚姣的女子,对于她是否豪乳,男人似乎不甚重视,当时的士大夫们,有的还认为女人大乳必贱!

    许平急色,摸完胸又垂手想摸杏花的牝户!

    她慌忙夹住双腿︰「官人……我是刚卖身到怡香苑……你让我多喝点酒……壮壮胆才……」她面颊一红,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!

    「好!好!」许平哈哈笑︰「醉鸡更好吃,更有风味!」

    杏花垂下头来。

    「哎……哎呀点……」这时,隔壁传来雯雯大声的呻吟声!

    她给任中行舐至不住狂号,许平听得津津有味︰「杏花,等一会,我要你叫得更大声!」

    他斟满了一大杯酒,又推到杏花的面红红,眼珠转来转去,她似乎在猜度一件事似的!

    (二)

    「哎……哎……我死啦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隔壁雯雯又在高叫。

    就在这时,杏花的房内,突然窗门被推开,跟着,房内的红烛被吹熄。

    许平是保镖,对于这些突变事件,反应本来应该很快,但,似乎从窗外飞入的人比他更快,他手中是有长剑的「波!」的一声就插入他胸膛。

    跟着,杏花似乎亦挨了剑︰「哎唷!」她惨叫。

    这电光光石一刹那的事,妓院外的大都不发觉,雯雯叫的床,叫得震天响,可能亦是令人不察觉,杏花的房中发生了血案!

    许平中的一剑,直刺中他心房,他的血如泉的喷出,哼也哼不出便毙命!而杏花亦中了一剑晕倒。

    任中行想也想不到,就在他隔壁的拍挡,会给人暗算身亡的,他还在扒开雯雯两扇阴唇皮,使劲的往内面撩拨……

    「呀……呀,」他突然听到,隔壁杏花发出惨凄的叫声……

    「我的拍挡捣到杏花多凄厉!」他露出黄牙淫笑︰「我……我就来可以上马,到时……你一定会叫得更大声!」

    雯雯倒是心头一震,她是妓女,懂得分辨那种叫床声是真真是假,她说道︰「杏花出事了!」

    「什么?」任中行有点不信!

    「救命……杀人啦!」杏花又哀叫。

    这时,妓院上下都听见了,在楼下的常胜和梁猛,展开轻功,一掠就跳上二楼。

    常胜跟着踢开杏花的房间!只见两个血人躺在地上,一个还会挣扎,活的是杏花!

    「出了什么事?」常胜扶起杏花,她肩膊中了一剑!

    「有人……从窗外跳入,杀人……」杏花又像晕了过去!

    任中行衣衫不整的跑过来︰「啊,谁杀了许平?」

    他吓得清醒过来。

    母和妓院的龟奴亦赶了上来,房内红烛再次点亮。

    在许平的尸身旁,留有一封信。

    信封上写着︰「常屠大胜」。信是写给常胜的!

    他执起信,先在鼻前扬了扬,他这样做法,是怕人在信纸上落毒,所以先闻一闻有没有毒药的气味!

    信上只有鲜血的气味,血泄红了信封一角!

    常胜张开信纸……

    「屠雁荡山寨,杀二八口犹幸未满门,孤子来报仇」。

    「啊,是雁荡那帮人的后代?」常胜手颤颤的将信递予梁猛,这时,街坊、地保都来了,衙门的捕快和县令亦赶来。

    他们得知是仇杀,只好通缉凶徒!

    看过凶徒的样子的,只有杏花︰「我想将她带回镖局保护,并追查凶徒模样!」常胜花了点银两,买通了县官。

    杏花所伤的香肩,敷上了金枪药。

    「常老大,究竟雁荡寨是怎么回事?」县官问。

    「那年,我们运贡品当归去关东,遇到剪径强盗,许平和梁猛杀退了贼人,一直追到他们的寨子去,不论男女老幼都给杀了!」

    常胜叹了口气︰「我忙于押后整理货品,知道时已经迟了,我点算过,这次杀人应该是一个活的也没有的!」

    「这帮贼,也不是什么大盗,只是黄河水灾,两户灾民据山做山大王,做做无本生意,他们只凭蛮力,武功平常得很!」

    常胜见杏花惊吓过度呆了,决意带她回镖局,他的女儿常惜惜,见到父亲带一受伤女孩回来,十分奇怪︰「怎么了?」

    常胜只叹了一句︰「出事了,许叔叔死了!」

    「你今晚和杏花同床,好好的保护她!」

    常惜惜习武五年,身手亦算灵活。

    出了这么多事,常胜再上床时,已过三更!

    他睡不着,因为做镖师的,得罪人太多,想不到敌人会在什么时候报复,更要命的是,敌人杀了许平,还可以轻易逃走。

    「我应该退出江湖了……」常胜叹了句。

    杏花就睡在常惜惜旁边,她的手臂,就碰到惜惜的胸脯多次!

    常惜惜的乳房是高耸的,肉质甚有弹性。

    杏花的大胆揩着惜惜的屁股,她的屁股浑圆有肉,亦是什有弹性!

    惜惜身上发出的热气,像团火一样。

    杏花不知是因为床小还是不惯,身子有几次碰到惜惜的身体上。

    「大家都是女人,算了吧!」惜惜是情窦初开,她倒十分希望有男人抱她、摸她,但……

    「我好怕……我睡不着……」杏花突然饮泣起来,她将头伏落惜惜心口上!

    杏花的面颊,恰好贴着惜惜乳沟的位置,她的口唇,恰巧碰着惜惜的奶头!

    「不要怕!」惜惜摸了摸杏花的香发,她有异样的感觉。

    女人和女人都会擦出火花?

    两人只穿薄薄的亵衣,口鼻啧出来的气息,亦可令人冲动。

    杏花故意用鼻尖及口唇,去揩惜惜的奶头。

    「哎……呀……」惜惜轻叫了起来,她抵受不住了,要推开杏花︰「你睡吧,我坐在床畔给你守卫!」

    「不!」杏花突然搂着她的腰肢︰「你这么美,我第一眼见你就爱上你了!」

    惜惜心中一热。

    女孩子都是喜欢给人赞漂亮的。

    杏花接触着的腰肢十分纤幼、柔软。

    十八无丑女,何况惜惜练过武,这令她身上应凸的地方凸,应凹的地方凹。

    杏花的大腿一伸,就插入惜惜两条腿的中间,她的大腿刚好压在惜惜的阴户上!

    惜惜的阴户是灼热的!她那里还是处女地,所以两扇皮十分热,那口肉贲得高高。

    「你……」惜惜有点不好意思︰「我不睡了!」

    因为杏花不期然的,就用大腿去摩擦她那块灼热的阴户!

    「我没有搂着人,不会睡得着!」杏花的大腿又揩了她几下。

    「你刚受完伤,还有这种兴致?」

    「我……我只是怕……这时,我希望有人爱护我……」杏花像受伤的羔羊︰「我对男人没信心,我希望有妹子这么英武的女人保护我!」

    她的头又伏落惜惜的胸脯上擦!

  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惜惜觉得很肉淋,她想避开,虽然是两个女人,但乳房被人用脸颊贴着来擦,始终十分难受!

    「我不是你那类型的爱人,我……我不要跟你玩这一套!」惜惜始终较理智。

    「妹子,你恨我是不是?」杏花似乎想哭了,她眼睛红红的想淌泪。

    惜惜有点不忍!但,就在这时,惜惜突然感到麻穴和哑穴被点中!

    惜惜不能动弹了,她惊讶的张大眼睛。

    杏花嘴角泛出一丝邪笑,她用力一扯,扯开惜惜的上衣,跟着解下她的胸罩。

    「啊……」惜惜在喉咙发出哼叫声。

    「好大的奶子!」杏花两眼发光,盯着惜惜两只混圆的大乳房。

    她两只坚实的奶子,虽然向左右的垂着一边,但杏花的手,是满握不住一只的!

    惜惜的奶子,乳晕很细,奶头虽然凸起,但很小,就像两粒黄豆似的。

    杏花斜斜的压着惜惜,张开口就去含着她的颗小奶头!

    她伸出舌尖来,舐着她的乳晕,不停的舐,跟着,又含着惜惜的奶头吸吮。

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惜惜两眼翻白,起初,她觉得肉麻,但很快就感到剌激。

    不过,她的穴道一时间未冲开,她不能呻吟哼叫!

    但,她的子宫被杏花吮奶吮了十多啖之后,开始收缩……

    她子宫一收缩,阴道壁就分泌出汁来。

    惜惜练过武,但健康的她,流出爱液亦比较多!

    杏花一手搓玩着惜惜一只奶子,嘴就吸吮着她另一边的奶头,她鼻孔喷出来的气息亦越来越急!

    「你……你……变态的……」惜惜心里大骂︰「哎……哎……我……我冲开了穴道……一定……杀了你!」

    不过,她被吸吮停浑身发软乏力,根本运不起气来冲开两穴道。

    就在这时,杏花的手已垂下,摸在惜惜贲起的牝户上。

    「呀……」惜惜差点晕了过去!

    《淫女报》(三)

    杏花的手虽然隔着亵裤去摸她,但她手指撩正在她的肉缝上,她流出来的淫水,已经弄湿了亵裤的裤裆。

    惜惜觉得很羞,她连多水这生理秘密,也给杏花发现了!

    「哈……我吮几下,你已经水长流……」杏花促狭的又含着惜惜的奶头多吮上两啖,跟着,杏花的手就去解她的亵裤!

    惜惜瞪大眼,身子有点抖颤,从未呈现在陌生人眼前的秘处,现在却要来个大公开了!

    「我……我一定杀了你!」惜惜一急,眼角亦泛出泪光来!

    但杏花没有理会,她用力一扯,惜惜的亵裤给拉到小腿上!

    惜惜的牝户露了出来!

    那桃红色,贲起高高的,阴唇两旁阴毛稀疏的牝户,裸在杏花眼前。

    惜惜泪眼模糊,而杏花已不再吮她的奶子,她的手一按,就按落她的牝户上!

    「喔……啊……」惜惜喉底又哼叫出来。

    「哗,好热好暖的阴户……」杏花像是赞美,又像是妒忌似的,她的手不断按着那热热暖暖的牝户,推来推去。

    杏花一边摸,身子一边往下滑,房内虽然黑,但月光射进窗来,杏花还是可以清楚的看着惜惜的阴户。

    「果然是处女,两块阴唇皮还未翻开呢!」杏花用手扒开惜惜的大腿。

    「呀……你……你这贱女人……」惜惜心里大骂!

    但杏花并没有停手,她用手指拨开她阴唇顶端的肉,那里凸出一粒小肉芽!

    这粒肉芽平日是有「皮」裹住的,惜惜亦很少翻开这层皮,但,此刻,杏花却翻开了她的阴唇皮,并且用手指轻轻的按在这粒小肉芽上︰「你的阴核不小呀,将来一定是尤物!」

    惜惜只感到一阵酸软,她差点昏了,那种感觉是甜畅的,杏花的手指按住她的阴核轻轻的搓摸,令惜惜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!

    杏花的手指还搓来搓去,又绕着那凸起的小阴核四周打圈。

    她用的力是那么轻柔,不过,惜惜已经死去活来。

    「呀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惜惜心里不断呻吟,她的阴道口又涌出热汁来!

    更要命的事发生了,杏花突然俯下头来,张开嘴就轻咬着惜惜的小阴核。

    杏花还伸长舌头,去舐那粒阴核。

    惜惜血往头一涌,晕了,她是乐极不支昏倒!

    杏花不知道惜惜已经昏了,她还伸长舌头去舐那条肉缝。

    惜惜流了不少汁出来,牝户两侧及大腿已湿了大片,那些汁自然有味,那是处女的体味。

    「我……我忍不住了!」杏花又舐了两口,她突然跪了起来,她解开自己的裙子,扯下了胸罩。

    杏花是平胸的,故胸前的肌肉很结实。

    她的阴部是用布围住的,就像妇女月经来时,缠上月经布一样!

    她的私处是贲起的,贲得很高!

    杏花月经来了?

    不!

    她将裹着阴部的布一层层的除开……

    那块布给扔到一旁!

    杏花的阴部露出来了……她……她原来不是女人!

    「她」下体是有阳具的,那话儿已经勃起,杏花原来是男扮女装!

    他的阳具短而粗,龟头却很大。

    她竟然是男扮女装混入妓院?母亦给她骗过?

    「好乖乖……」杏花扒开惜惜两条腿,她的牝户张得更大。而他就握着阳具,朝着她的牝户一挺!

    惜惜的牝户流了这么多汁,已经万分湿滑,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就直插到底。

    「哎唷……」惜惜已痛醒过来!

    她虽然并不太痛,只是有一点灼热感,但处女膜给戳破时,女孩子的感受始终很强烈!

    惜惜的穴道,亦因为这阵痛楚而冲开了!

    但杏花的嘴,已经很快的就封着她的朱唇,跟着腰肢运力!

    「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」惜惜只能哼叫,她两眼翻白。

    杏花连连抽送了几百下,这令得惜惜魂摇魄荡,她想叫亦叫不出。

    杏花又连连的用阳具去捣她的子宫颈,他的大龟头在她的阴道壁内顶了几下,他的阳具一下子就全挺了进去!

    「你……你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惜惜想推开杏花,但她却不想这样做,她反而挺起了屁股,想他的肉棍子插得深一点!

    但杏花挺了二十多下之后,已经成为强弩之末。

    他的身子就就连连打了几个冷颤。

    「我……我……完了……啊……」杏花两手突然大力的握实惜惜两只乳房!

  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杏花感到他的阳具喷出一阵阵的暖汁,直射入她的子宫。

    这阵暖暖的汁,弄得惜惜十分不舒服︰「你,你这畜生,我,我爹一定杀了你!」她哭了出来。

    杏花淫笑︰「我不用他杀我……我就要死在你肚皮上!」

    他的阳具仍然插在她牝户内,他射精后,那话儿还未完全软掉!

    他又俯头吻惜惜的双乳!惜惜只是哭,她不敢叫,因为一叫的话,镖局上上下下的人都会跑来,她以后还有脸?

    「哎……不……你……」她想挣扎,无奈他含住她的奶头来吮时,她马上又混身乏力了。

    「你,你究竟是谁?为什么男扮女,伤害了我?」惜惜呜咽着问。

    「我是雁荡山寨一个贼的儿子,给你们镖局的人杀全家,现在来报仇……我的名,叫仇深……我……不知姓什么。」仇深那话儿终于因为软掉而滑了出来。

    他摸着她的奶子︰「你的肉好滑……我……要将所有的精都射进你肚子去,就像你镖局的人,十八年前在我们寨内所做的一样。 」

    「你……你杀了,叔叔?」惜惜虽然不舒服,但却又感到好奇!

    「不错,是我在房,让他神魂颠倒之际,用快剑杀了他。跟着,我自刺一剑」

    他臂上的伤口虽然包扎了,但又摸又捋惜惜后,还是渗出血来。

    他狞笑︰「高胜的女儿,处女的血。」

    他伸手到她牝户上一摸。

    惜惜的处女膜穿了,有血流出,血淌到大腿内侧上,他手指一扫,就沾了些血︰「你已经非处女,从今之后无一个男人肯娶你了。」

    惜惜哭了出来!

    他的手指又按在她的牝户上摸,他虽年青,但调情的手法十分熟练!

    仇深的食指又掀开惜惜的阴唇皮,轻轻地去揉她的阴核。

    「喔……噢……」惜惜的每根神经又被推动。

    她被仇深弄穿了处女蟆,并没有多大的痛楚,只是感到一阵阵的灼热,此刻,他的指头按在阴户上,仇深那话儿又勃了起来︰「我又来了!」

    「不……求你……」惜惜求饶似的,她两条修长的玉腿紧并着。

    他又扒开她的大腿,一手握着那命根,就朝她湿滑的肉洞一挺。

    「呀……」悄惜身体一阵抖颤了。

    她的阴核上挺,她开始微微又有了快感,他那阳具又全插入去了,那龟头在她阴道壁钻来转去!

    「噢,噢……」仇深的呼吸有点急促,他插了三几下之后,开始狂乱起来。

    他将惜惜那两条又白又修长的大腿,搁到自己的肩膊上,这样,她的肉洞就斜斜的昂起,呈四十五度角。

    仇深的话儿从这个角度去抽送,每一下都可以直透到底。

    这本来是对付淫妇儿的棍法,这时却应用在一个刚破瓜的处女身上!

    「哎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惜惜被他捣了几棍,两眼就马上翻白!

    他的手兜着她的腰肢,连连的抽送了十几二十下。

    「哎……呀……」她不自觉的呻吟起来,她双手推向他,不希望他插得这么深。

    但,仇深已亢奋到极点,他像蛮牛一样,狠狠的,急急的就一连挺了几下。

    「呀……呀……」他终于怪叫起来!

    再一次,他的龟头喷出白浆来。

    惜惜再一次感到仇深的精液,直射入她的子宫内,她眼泪又流出来。

    梅开二度后,仇深亦有点累了︰「你痛的话,可以将我杀了,反正我已射了不少精入你的肚子,说不定你肚子里现在就有我的孩子呢! 」

    他爬了下床,将面上的胭脂抹去,又将梳好的发髻弄散,卸去女装后,仇深是一个俊美的男孩……

    不过,他虽然俊美,但从外表看,始终有一点娘娘腔似的。

    惜惜不断在想,她十八年来,经常想有男孩子搂抱她、摸摸她。但此刻,她变成了少妇,又有说不出的哀愁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